“我帮老公还完400万外债后,他就和情人结了婚。”

发布时间:2021-07-20 发表于话题:老公炒期货赔了400万 点击:853 当前位置:酷财经网 > 情感 > 婚姻 > “我帮老公还完400万外债后,他就和情人结了婚。” 手机阅读

“我曾把肉体和灵魂,

都供奉给男人和婚姻,

借此乞求上天赐我幸福。

直到我置之死地而后生,

才明白幸福不在别处。”

—题记

01

我一直记得1994年的那个年关。

小镇恰逢集市,拥挤不堪,沿街店铺内外人头攒动。父母怕有人趁机“顺”走我们调味店里的东西,卖货时让我坐在店门口,盯着进进出出的人。

集市只有半晌。下午两三点时,人群已散得差不多。还没吃饭的父母,回家吃饭补货,留10岁的我一个人看店。

这时,有个拄着拐杖、背着八卦图的算命瞎子,来到我家店前。我以为他是要饭的,就把刚从旁边烧饼铺买的大烧饼,递给他吃。

他说:“姑娘,你将来可是个大富大贵之人啊。”

我妈恰好从家里过来,听到这句话,不耐烦地打发他:“穷老百姓,哪来大富大贵!”

瞎子不走,念念有词地说:“施主莫着急,富贵自然齐。大富大贫后,大贵当求己。”

2014年年关,我人生遭遇险境,背负巨额外债,人人躲避不及,我带着女儿逃到故乡,寻求救济。

20年了,小镇楼房更高了,街道更宽了,商铺更多了,但临近年关,并不热闹,反倒有些冷清,我家的调料店还勉强支撑着。

有天中午,我妈带孩子出去买东西,我帮忙看店。有个拄着拐杖、背着八卦图的算命瞎子,戴着破毡帽,佝偻着后背,颤颤巍巍地来到店前。

他站了一小会儿后,开口说道:“姑娘,你将来是个大富大贵之人啊。”我苦笑着问他:“大富在何处?大贵从何来?”

他捋了捋花白的胡子说:“施主莫着急,富贵自然齐。大富大贫后,大贵当求己。”

我苦笑着,从口袋里摸出50块钱,递给他。他用枯枝般的老手接过钱,向我鞠了一躬后,强调道“好运不远”。

我妈带着孩子回来,恰好看见这一幕,生气地骂我:“家快散了,房子没了,欠一屁股债,还有心给别人钱。”

我不相信封建迷信。

但那个春节过后,一直走霉运的我,真的迎来了好运。

02

我来自小镇,父母是小商贩,一辈子都困守在不足10多平方米的小店里,当然也难逃重男轻女的思想。

自小,我们家好吃的,好用的,好玩的,都是我弟的。我爸最爱说的一句话是:“管她做什么,女孩子家迟早是要嫁人的。”

印象极深的,是我上中学时,个头特别高,发育特别快,腿老是疼,头老是晕,医生让吃钙片喝牛奶。

有天放学回家,我看见桌子上放着羊奶,高兴地拿起来喝时,被我爸一把抢了回去:“就你嘴贱,这是你弟的!”

我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给我造成了阴影。我只知道,那一刻,我站在那里,泪啪嗒啪嗒地直往地上掉。

我咬着嘴唇,指尖把手心攥得生疼,暗暗发誓:将来一定要赚很多很多钱,买很多很多好东西弥补自己。

高考时,我本想学金融,觉得这个专业离钱近,但父母非让我读师范,因为师范收费低。没有办法,我只好认命。

我长相好,身材好,学习好,也有家庭条件好的男孩子追我。按理说,我那么渴望物质和安全感,应该逮住一切机会和富家子弟谈恋爱才对。

但非常遗憾的是,我结婚前谈的两个男朋友,都是出身贫寒的穷小子。

后来,历经种种,我才知道:

一小没有被爱过的人,特别渴望爱。但因为她自身没有爱的能量,潜意识里会觉得自己不配爱。所以,她会通过拼命爱那些比她差的人,在“被需要”中感觉爱和被爱。

这不是爱,但这很要命。

03

一个极度缺爱,也不懂爱的女人,会让男人在控制和窒息中,一一跑掉。

每段恋爱,我都渴望那个人完全爱我。结果就是,我喜欢的第一个穷小子,考上研究生后,喜欢上了别人。而我喜欢的第二个男孩子,是政府公务员,我们好了大半年后,他又和前女友搅在一块儿。

两次失败的爱恋,让我心碎一地,也再次确认:

既然穷小子也会变心,不如找一个有钱的人,为我挡风遮雨。

只是,当我抱着这样的初心,步入婚姻时,上苍发配给我的这个男人,却让我在凄风苦雨中,险些丧命。

04

认识陆鸣时,我26岁。

陆鸣比我大7岁,是一家装修公司的负责人。他其实也是穷苦出身,15岁就辍学出来混社会,吃过很多苦,作过很多难,但最终站稳了脚跟。

看得出来,他很喜欢我。他曾多次对我说,我就像他的一个梦,一个没有机会实现的读书梦。

尽管,有些时候,我觉得他身上江湖习气重,有时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但他对我很好,出手也大方,只要我喜欢的想要的,他就会设法满足我。

一个从小不被珍爱的女孩,最大的梦想,不就是被一个男人宠成公主吗?

我决定嫁给陆鸣。

尽管结婚前夕,我们就因为很多琐事,屡次发生争吵。但是,房子买了,车也买了,陆鸣还给我父母一大笔彩礼。高兴得合不拢嘴的父母,马上用这笔钱给我弟在老家市区买了房子,娶了媳妇。

结婚前一个星期,我和陆鸣再次争吵,我忽然坚定了不想结婚的念头。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父母时,他们轮番对我轰炸:

“你犯什么神经病?!要我们赔人家彩礼吗?!我们的脸面何在?!你弟弟马上也要结婚了,你还管不管我们死活?!”

我选择屈服:

相比我的感受,父母和弟弟更重要。再牺牲一次有什么,这么多年不就是这样过来的吗?!

只是,我不知道,一开始就错的婚姻,注定遍布荆棘,险象环生。

05

我们刚结婚时,陆鸣的朋友就开玩笑似地提醒我:“嫂子,你可要有思想准备,我们这一行,走运的时候吃个胖子,背运的时候就是孙子。”

我不以为然。

我们结婚头两年,我迟迟没有怀孕,大大小小的医院看了很多,检查不出问题。

那时,陆鸣的生意看起来还不错,每天忙得不见人影,我带着初三班,每天累得要死,也没觉得太大问题。

就在不抱希望时,我怀孕了。而这时,陆鸣的公司也遭遇危机。他在市政府负责城建的一个远亲,因为贪污受贿被抓了。这根线一断,陆鸣的很多人脉断裂,很多项目搁浅。

生意越来越难,资金周转不开,陆鸣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回来得也越来越晚。

我怀孕40多天时,出现先兆流产,天天注射黄体酮,一直打到怀胎4个月,我的两片屁股被针眼扎得麻木僵硬,陆鸣天天不着家,都是我自己忍着痛给自己热敷。

由于身体素质差,我整个孕期都如履薄冰,忐忑不安。陆鸣没有陪我产检过一次。

看着妇产科门前,别人家的丈夫像保护菩萨一样,搀扶着大肚子的妻子,我第一次在寒意中,为自己的婚姻,感到悲哀。

“人生安得双全法,不负父母,不负已。”我这样安慰自己,压根儿没有想到,更大陷阱就在前面等着。

06

我月子时,我妈从老家赶来照顾——我们结婚的第二年,我婆婆就因病去世了。

我做剖腹产手术那天,陆鸣来了医院一趟,陪我不到一天,又火烧屁股似地走了。

我没有怨他,看得出来,他非常焦虑。哪怕是在医院里,电话也响个不停。

我和女儿出院那天,陆鸣说好开车来接我们。但一直等到中午,他也没有来。我抱着孩子打了辆出租车,和我妈一起回了家。

月子里,陆鸣提醒我,为我和孩子好,尽量别看手机。我熬到快满月时,打开手机一看,发现有五六十个来电提醒,还有100多条讨债辱骂的短信:

陆鸣欠了很多人很多钱,这些人联系不上他,转而威胁恐吓我。而我,压根儿不知道,这些钱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而欠的。

07

我问陆鸣怎么回事,他说一年多前,公司就遇到了很多问题,资金周转不开,他只好拆东墙补西墙,欠下了400多万的外债。

400多万,在光景好的时候,也不算太多。但如今,竟然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你不用操心,我来想办法。”他低着头,安慰我。

他能有什么办法?

他的兄弟姊妹都靠他救济,他原来那些酒肉朋友在他亲戚被抓后,都如鸟兽散。倒是他的两个发小,一个开饭店,一个开水果店,听说他被追债后,一个送来了20万,一个送来了30万。

人心啊,唯有身处低谷时才能看清。成年人之间,多少是利益,多少是真情,怕我们自己也说不清。

那时,年关临近,催债的电话一个接一个。有债主甚至找上门来,在我家门口放了花圈,墙上写下咒语:“不还债,死全家。”

就在我惶惶不可终日中,喂养着嗷嗷待哺的孩子,想着怎么变卖家产,筹措资金,帮陆鸣渡过难关时,另一桩悲剧,正在夜色中悄悄逼近。

08

陆鸣出了车祸。

那天晚上,他从邻市开车回来,一路上催债的电话响个不断。心烦意乱中,陆鸣发现后面有一辆看不清车牌号的面包车,一直跟着他。

他心里感到害怕,感觉有人要绑架他,就想超车甩掉那辆车,结果惊慌之下,一个方向盘撞到了另一辆好端端行驶的车上。

陆鸣肋骨粉碎,腰部受伤,险些高位截瘫。

被陆鸣撞的那辆车上,有一个80多岁的老人,受了重伤,我们要负全责。

天,真的塌了。

原来外债还没有还,如今又欠下二三十万的医疗费。听说陆鸣出车祸后,要账的人害怕我赖账,找了一帮小混混,天天堵在医院和我家门口,就连我妈和孩子都不放过。

我报警求助,警察来了,他们就散了。警察走了,他们又来了。

陆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我怀里抱着吃奶的孩子,短短两三年,我们这个家,就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欠账还钱,撞人治病,这是天经地义。

我受过高等教育,纵然有千般委屈,纵然万般无奈,作为妻子,我也必须帮夫还账。

09

“要不,咱们离婚吧。”陆鸣躺在病床上时,对我说。

“不!”我斩钉截铁地回答,砸锅卖铁我也不会丢下他不管。

我决定卖掉我和陆鸣的两套房子,哪怕价钱低一些,只要有人要,只要凑够钱,渡过这场难关,我们就能好起来。

我在一个老小区6楼,租了间50多平方米的老房子。从200多平方米的楼中楼,蜗居到50多平方米的小破屋,要说没有落差,肯定是假的。

我妈搬进来后,抱怨别人都是越过越好,而我却越过越差。我忍着,不愿和她发作。事已如此,抱怨能有什么用。

如今,我们唯有朝前走,顶着风霜雪雨朝前走,冒着枪林弹雨往前走,这日子才能过下去。

10

但就在我将家里的两套房子挂牌出售时,我才知道,我们那套大房子,早被陆鸣贷款抵押了。

这就意味着,就是卖了房子,也不够还账,还差140多万。

我思来想去,又把陆鸣和我的代步车,以极低的价格卖了,筹了50多万,还有小100万的缺口。

我决定回家,向我弟寻求帮助:他当初在老家市区买的那套房,钱全部来自我的彩礼。如今我们遇到了困难,但愿他能帮帮我们。

所以,2014年春节前,我回了老家。我弟一听说,我想让他用房子抵押贷款,帮我们还账,顿时暴跳如雷:“这是爸妈给我买的房,凭什么给你还账?!”

弟媳更是脸一甩,看都不看我一眼,一味要挟我弟:“这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马上和你离婚!”

我爸也指着我的鼻子骂:“你这个害人精,自己过不好也就算了,非搅和得一家人都过不好!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那一刻,过往岁月里,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都变成一个个炸弹,在我心里炸出怒火,让我在失去理智中歇斯底里:

“要不是你们重男轻女,贪图钱财,见钱眼开,只想钓个金龟婿,而不管你闺女的死活和幸福,我能有今天吗?!”

说完这话,我抱起女儿,离开了家。

那一天,是农历2015年的大年初一。

11

回到我生活的这座城市,看着春节里别人家阖家团圆、喜气洋洋的幸福,在某个瞬间,我甚至有一种抱着孩子从6楼跳下去的冲动。

但我的孩子是无辜的,我没有权利主宰她的生死。

我想到了算命瞎子的话,他说,我是个大富大贵之人。他说,我一定会有好运的。

我想再等等。

那年大年初四,我远在天津的舅家表哥,给我打来电话,说他正好卖了套房子,手里有闲钱,给我转来了60万。

事后,我才知道,是我妈给我大姨、我大舅、我二舅挨个打电话,哭得像个泪人,说再不救救我,我就要自杀了,我姨我舅下命令一样,让我在各个城市打拼的6个表姐表哥,每人给我凑了10万。

拿着这60万块钱,我哭肿了眼:

我宁肯牺牲自己的幸福,也要照顾体恤他的亲弟弟,在我最难的时候,远远不如一个表亲。

我一直觉得和我爸一样重男轻女、嫌贫爱富的妈妈,原来一直爱着我。

我在学校教书的两个姐妹,一个人也给我送来5万元钱。我妈从老家来,边骂我嫌弃我,边非要给我带孩子,还拿来了这些年她背着我爸藏的16万块钱,给我救急。

400多万的外账,大头基本还清。在我们卖房卖车、东挪西借后。

还完账的那年春天,身体痊愈的陆鸣,跪在我面前,哭着说:“老婆,谢谢你,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我抱着他痛哭,为我们这些日子的患难,更为我自己受过的那些苦。

我以为,最难的时候已经过去。没想到,至暗的时刻,随后才到来。

12

我们一贫如洗后,我给自己算了一笔账:

如果,我继续在学校上班,每个月拿6000多块的工资,一年不过7万元,10年不过70万,根本不够我还账。

女儿马上就要长大,我在初中教书压力也很大,很可能为了别人家的孩子,无法陪伴照顾我的孩子。

陆鸣只会建筑和装修,他出事儿后人脉已散,可能会东山再起,但需要时间。

想来想去,我决定辞职:

我毕业于985大学,有教师资格证,有着差不多10年的教书经历,可以组建一个团队,做校外辅导。关键是,这个有市场有前景。

我辞职后,在朋友的帮助下,在一所重点小学旁边租了一个场地,然后招聘了3名有教师资格证的人,开始了创业。

一开始,生源是个问题。

昔日的朋友,都为我破釜沉舟的勇气感动,纷纷给我介绍生源。我做事认真,经验丰富,尽职尽责,严格管理,口碑渐好,生源越来越多。

第一年,我们就打了翻身仗。我还了一些债务,第二年,又开了另一家。

我不清楚,是我的日益优秀,给了陆鸣无法承受的压力,还是他在重振旗鼓的路上,遭遇了我无法想象的挫折,他不知何时开始了醉死梦生的堕落。

直至,亲手毁掉了我们的婚姻。

13

我忙于自己的事业,一心想早日还完亲朋的账,对陆鸣关心很少。说句真心话,我忙得连性生活都没有了兴趣。

陆鸣的公司接不到活儿,他为了维持人脉,又和那群他落难时躲得远远的狐朋狗友混在一起。

一群人聚到一起,要么就是喝酒打牌,要么就是唱歌按摩。

陆鸣沉浸在这样的生活里,借此忘掉他荣光不再的落魄,也借此逃避他对家庭的负罪愧疚。

但是,如果逃避能解决问题,努力还有什么意义?!

就是这样,在酒吧里,他认识了一个年轻的女人,那个女人还为他怀上了孩子。

我不是没有察觉,但我觉得这不可能:

风里来雨里去,欠账数百万,我们都挺过来了,他绝不可能为了别人,背叛我。

我太自信了。

或者说,我太低估人性了。

一个男权思想严重的男人,一个只愿在女人面前展示自己强大的男人,是无法容忍欠女人太多,也无法容忍女人比自己强的。

因为,这让他觉得自己是个罪人。

他只愿找一个比他差的女人,臣服于他,被他操纵。他从来不愿意那个女人站起来,成为王。

14

那一天,我刚给学生们上完课,那个女孩子就找到了我办公室。

她挺着异常明显的大肚子,把年轻且无畏的眼神射向我:

“他说,他没有脸和你离婚,所以,我就自己来了。”

我浑身冰凉,热血上冲,忍住颤抖,还强装体面地说:“我知道了,我回家和他商量商量。”

我最好的朋友知道这件事后,一拍桌子怒吼道:“你怎么不上去撕了那个妖精的嘴?”

是啊,一个自幼不被珍爱、总替别人着想的人,就连被伤害、被侮辱、被虐杀,第一反应仍然是给对方留个台阶。

何况,她还怀着孩子。

那个孩子是无辜的。就像我的女儿一样。

15

我和陆鸣离婚了。

在我们刚还完400万外账后,在我们刚渡过家庭危机后,在我们的孩子刚满4岁后,在所有人都觉得我们会白头偕老时。

“怎么就离婚了呢?想当初,要账的混混调戏你,讨债的冤家辱骂你,你们都没离婚。”不知内情的熟人,这么说。

是啊。

最难的那一年多,我每天都觉得要被逼死,结果同甘共苦中,我们都活了下来。如今,我们的日子刚刚缓过来,我们的婚姻却死了。

离婚那天,领完离婚证,陆鸣勾着头对我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想到他给我的难题、屈辱和伤害,忍不住大吼一声:“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但看着他离开的孤单微驼的背影,我一个人坐在车里,又忍不住号啕大哭。

我们俩第一次在一起时,他搂着我,明明说的是:“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如今,从26岁到33岁,短短7年间,一切早已改变。

其实,我从来不觉得他欠了我什么,哪怕腹背受敌、咬牙还账的时候,而他自己为什么就过不了那个坎儿,非要这么伤我呢。

16

今年,是我自己创业的第四个年头。

我和手下的12名老师,开了第三家分校。我早已还完了欠账,买了辆车,在新区又买了套房子。

我给父母分别买了保险,在老家县城给他们买了套小房子,我不再想着讨好父亲,更是远离了我弟弟,但我想让母亲有生之年享享福。

陆鸣很快结婚,当了爸爸。

熟人时不时会告诉我他的消息:过得不太好。总和妻子吵架。他妻子好像又勾搭了别人。他睁只眼闭一只眼。

我管不了别人了,我35岁了,只想舒舒服服地做回自己。

总有人给我介绍对象,一张口就说对方是什么身份,手里有几套房子,开着什么样的车,我一笑了之。

也有人说我,女人不能太强,女人要学会在男人面前服软,女人要懂得经营婚姻,不然不会幸福的,我也懒得和他们辩论。

我相信,这世上负责的男人很多,幸福的婚姻也不少,只是我没有碰到罢了。

我不确定今后还会不会开启一段爱,经营一个家,我确定的是:

家庭,不是一个人就能经营好的。

而幸福,本质上和婚姻没有太大关系。

一个女孩子长成一个女人,最重要的一课,是认识自己,确认自己,找到梦想,而不是通过男人或婚姻,谋取福利。

你想要什么,自己直接去创造就好了。

只要你带上自己,一直努力,走在正路,上苍会在山的那边,海的那岸,路的一侧,安排好一切,等你。

因为,万物生而有翼。

不管受过怎样的伤,只要你保护好自己的翅膀,不忘展翅飞翔,总会找到属于自己的那片天空。

17

这就是我的故事,一个女人苦尽甘来的前半生,也是一个女孩死而复生的成长史。

我因为缺爱,而陷入幻觉。因为无法看见自己的珍贵,而认命于父母的控制。因为太渴望物质,而跌落更大的黑洞。

直到,我置之死地而后生,才在屈辱和突围中,获得重生,看见真相。

我想,我这样的女孩子,并不少。只是,她们受过伤,流过泪,吃过亏后,都默默走在路上。

而我们,我们每个人,所经历的或好或坏的一切,都是桥,都是路,都是船,都是为了让我们从此岸到彼岸,从混沌到清醒,从未知到明确,从惊慌失措到柔韧坚定。

我们,才是自己这辈子最好的宝藏。

所以,不必抱怨,不要回头,不用仇恨,只管往前走就好了。

何况,关于富贵,很早就有人告诉我们了:

“施主莫着急,富贵自然齐。大富大贫后,大贵靠自己。”

今天,我想把这句话,告诉更多人。

愿所有人,历经悲欢,迎来好运。

PS:

本文来自真实倾诉,故事经当事人授权发布。

它讲述了一个普通女人的成长,更揭穿了世间富贵的真相。

给文章点个“在看”,祝愿你们也找到自己,得到圆满。

——结束,是另一种开始——


本文来源:https://www.kucaijing.com/articles/52530.html

标签组:[婚姻] [两性] [情感] [情人结] [陆鸣

相关APP下载

扩展阅读文章

热门话题

情感推荐文章

情感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