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院长独揽药品采购审批权 受贿1430万!

发布时间:2023-08-13 发表于话题:医药股 点击:350 当前位置:酷财经网 > 社会 > 医院院长独揽药品采购审批权 受贿1430万! 手机阅读

为了实现所谓的“财富自由”,他打着降低成本、治理乱象的旗号,在医院开展药品采购改革,借机独揽药品采购的审批大权,并将医院药品供应商从最多时的200余家,压缩到与其有利益关联的7家,并最终缩减至5家。不仅如此,他从商人处收受的“好处费”基本都是现金,还将成捆现金提回家中,多的一部分藏在沙发底下,一般20万元为一捆,少的一部分藏在衣柜里的大衣口袋中,更多的藏在衣柜顶部……

8月11日,四川省纪委监委披露资阳市人民医院原党委书记、院长刘学鹏和药商交往“合作”的细节。调查查明,刘学鹏利用担任资阳市人民医院党委书记、院长的职务便利,为相关企业和个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1430多万元。去年12月,他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罚金150万元,其违法所得予以全部追缴。

为实现“财富自由”

在医院开展所谓“改革” 独揽药品采购审批大权

2020年底,资阳市委巡察组对资阳市人民医院开展巡察期间发现,2014年到2017年的3年多时间里,该医院时任党委书记刘学鹏外出参加各类培训高达59次,累计报销各项费用20多万元,且很多与其业务工作毫无关系。

公开简历显示,1958年出生的刘学鹏是山东海阳人,1976年8月参加工作。1983年从原四川医学院医学专业毕业后,他在当年11月进入原简阳县三星区中心卫生院工作,任医师。1986年2月,他进入原资阳内燃机车厂职工医院工作,历任医师、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内科主任、办公室主任、医务办公室主任、副院长。2005年12月至2006年11月,他任资阳市第三人民医院(南车集团资阳机车厂职工医院)院长。2006年11月至2013年2月,任资阳市人民医院院长;2013年2月至2016年8月,任资阳市人民医院党委书记、院长;2016年8月,任资阳市人民医院党委书记,直至2018年5月退休。根据简历显示,刘学鹏前后担任资阳市人民医院院长,长达十年时间。

意识到背后有“猫腻”,资阳市纪委监委随即按程序初核报批,对刘学鹏涉嫌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初核发现,刘学鹏参加的这些培训很多是理财、投资方面的,和医院业务没有关系,其中还有很多连号发票,有些还是5A级景区的住宿发票。顺着这条线查下去,办案人员还发现刘学鹏涉嫌受贿犯罪。

办案人员调查了解到,起初刘学鹏走上资阳市人民医院的领导岗位,靠的是专业技术水平和踏实的工作作风。2006年,他还拒绝过送上门来的巨额好处。当时,刘学鹏所在的中国南车集团资阳机车厂资阳职工医院划归地方,组建资阳市人民医院,在医院拟采购重大医疗检测设备前,某供应商主动给刘学鹏送来30万元现金,希望得到关照,他不仅不接受,还从维护医院利益,降低群众负担角度出发,竭力压低采购价格。

然而,当看到有药品供应商经常出入其他领导办公室时,他开始有所猜忌,心态逐渐失衡。“总觉得自己在干,别人在收钱,心有不甘,看到这些心里慢慢就觉得不爽。”但刘学鹏没有思考如何从制度、机制上解决药品采购乱象,而是一心想着如何从中分利。随后,他打着降低成本、治理乱象的旗号,酝酿在全院开展一次药品采购改革,借机独揽药品采购的审批大权。

消息一出,药商老板们纷纷找到刘学鹏。在这次所谓的“改革”中,刘学鹏将医院药品供应商从最多时的200余家,压缩到与其有利益关联的7家,并最终缩减至5家,医院药品购销利益格局被打破重构。

有了与药商老板的“交往合作”,曾经埋头钻研业务的刘学鹏开始慢慢融入药商老板的生活圈。

刘学鹏一边享受着众星捧月的感觉,一边开始挥金如土的奢靡生活,做起发财梦。 在刘学鹏看来,粗茶淡饭远没有在高级酒店大肆吃喝幸福,唯有个人实现“财富自由”,生活才能过得惬意。至此,他彻底开始了自己一手“问诊把脉”,一手“袖里吞金”的贪腐人生。

处心积虑搞钱

非法收受他人财物1430多万 将成捆现金藏在家中

为规避政府采购招投标政策,刘学鹏私自决定降低采购要求,违规采取以医院内部招投标的方式,帮助几家药品企业换着“名头”,长期向医院供药。对于一些私人关系较好的药品供应商,在购销合同到期后,刘学鹏违规略过招投标程序,直接续签合同,有时甚至连续签合同这样的“表面文章”也不做,直接拍板实施采购。

在此期间,受到关照的药商老板们按照一定比例,向刘学鹏输送“感谢费”。刘学鹏从商人处收受的基本上都是现金,他将成捆的现金提回家,多的一部分就藏在沙发底下,一般20万元为一捆,少的一部分藏在衣柜里大衣口袋中,更多的藏在衣柜的顶部,利用其他物品进行遮挡。

2013年年初,在刘学鹏帮助下,某医药公司股东向某成功中标资阳市人民医院全自动生化分析设备租赁及耗材采购项目。由于向某一时拿不出承诺的“好处费”100万元,刘学鹏就强势要求他亲笔写下借条,并约定后期不仅要给“好处费”,还要给“借款利息”。

之后,向某在一次通话中表示,自己投资失败,无法继续归还这笔“好处费”。刘学鹏顿时气急败坏,扬言要扣留向某所属公司的药品货款,让其承担损失。向某及其关系人抵挡不过刘学鹏的威逼要挟,只好继续履行承诺,先后连本带息送予刘学鹏好处费共计186.5万元。

除了药品及耗材采购,医院工程建设项目是刘学鹏大搞权钱交易的又一重要领域。2009年起,资阳市人民医院先后实施住院大楼、肿瘤中心大楼两个工程建设项目。在项目筹建初期,某建筑公司董事长隆某某承诺以总工程款的5%为“好处费”,在刘学鹏处了解到项目招标的重要信息,并得以顺利中标。中标后,隆某某又请托刘学鹏提前拨付工程预付款。刘学鹏在对方还未取得施工许可证的情况下,贸然同意提前拨付工程预付款900万元。这两个工程还涉及一些增量项目,刘学鹏也没按规定进行招标,而是直接打包给隆某某的公司承建。最终,刘学鹏先后9次收受隆某某及其关系人所送贿赂共计425万元。

刘学鹏在忏悔录中写道:“每当药商老板找我合作,给我许愿好处,次数多了,我就慢慢开始有了一种淡淡的‘期盼’。什么钱都想要,从骨子里散发出了腐败的恶臭,那时的我已经无可救药!”

调查查明,刘学鹏利用担任资阳市人民医院党委书记、院长的职务便利,为相关企业和个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1430多万元。

沉重的代价

想平安退休了事却难逃法网 终因犯受贿罪被判13年

那么,在非法财富积累的过程中,刘学鹏是否享受到了他所期待的“快乐”呢?“我拿到这个钱之后,实际上每晚都睡不好,长期失眠,夜夜惊梦,一点好处都没有,哪有什么好处呢,不是让你享受,完全是让你在惊恐当中(度过)。”刘学鹏说。

2014年,资阳市周边某医院院长因贪腐问题被查,刘学鹏更是惴惴不安。此时的他已无心事业,只想着尽快退出一线,平安着陆。于是,在将资阳市人民医院纳入四川省人民医院托管这件事情上,他的态度发生了180度转变,由之前的反复拒绝变为了主动配合。“巴不得,赶快就把这个院长交出来了,人家还没有来,我就提前把办公室给他准备好。那个地方是一个可怕的‘东西’,我就躲开它,一直想平安退休了事。”

直到最后,刘学鹏终于明白,逾越纪法“红线”得来的所谓“繁花似锦”终究不过是“过眼云烟”,处心积虑贪来的不义之财也不过是“镜花水月”。2022年8月,刘学鹏因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被开除党籍并被取消享受的待遇。2022年12月,刘学鹏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罚金150万元,其违法所得予以全部追缴。

作为医院的“一把手”,刘学鹏不仅自身腐化堕落,还带坏了一些干部,严重破坏了医疗卫生系统的政治生态。资阳市纪委监委以查办刘学鹏严重违纪违法案件为抓手,进一步查办了资阳市人民医院系列腐败案件,并对19名行贿人进行了严肃查处。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姚永忠 整理 图据“廉洁四川”

商讨回扣事宜时,选择在没有摄像头的地方面谈;收受回扣时,选择在郊外的公路上,不下车,收钱即走,全程没有语言交流;利用医学专业性强的壁垒,在医药用品、医疗仪器等招投标上,巧设“技术参数”“药效参数”等特定条件,加码“定制”招投标筛选规则,变相达到与“指定”医药公司长期合作、双向受益的目的……一批闻所未闻的新型腐败方式,借由此次医疗反腐风暴进入公众视野。

在前所未有的医疗反腐深度、广度之下,新型、隐蔽的利益输送、腐败方式得以曝光。

在没有摄像头的地方面谈 “定制式”招投标……

盘点医疗反腐风暴中心的新型腐败方式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消息,浙江省玉环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监委主任黄先锋介绍,“定制式”招投标,是指利用医学专业性强的壁垒,在医药用品、医疗仪器等招投标上,巧设“技术参数”“药效参数”等特定条件,打着“科技”“药效”幌子,加码“定制”招投标筛选规则,变相达到与“指定”医药公司长期合作、双向受益的目的。

受贿人和行贿人作案隐蔽化是隐蔽利益输送的另一方式。

商讨回扣事宜时,选择在没有摄像头的地方面谈;收受回扣时,选择在郊外的公路上,不下车,收钱即走,全程没有语言交流。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2月6日刊文披露的一起医疗领域隐蔽利益输送案例,案例的主角是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呼中区人民医院原院长贺宪伟。

据报道,贺宪伟平日里穿戴普通、生活节俭。但实际上,他在2014年6月就开始收受药商回扣。他曾主动联系黑龙江省某医药公司董事长何某某,以“不给回扣不用药”相要挟,最终商定何某某拿出医院所采购药品总额的15%给贺宪伟作为回扣。此后,贺宪伟如法炮制,伸手收受另外两家医药公司负责人的回扣。同样是约在郊外公路上见面,不说话、不下车,收钱即走。

据专案组介绍,为减少暴露风险,贺宪伟同药商见面商讨回扣事宜,均选择没有摄像头的地方;收受回扣时,要求单独见面,每次联系使用不同的电话号码,交易地点在两区交界处的公路上;交易迅捷,几十秒内完成,无语言交流,不下车,收钱即走;回扣均为现金,通过亲属存入外地银行。

2019年,随着国家对药品采购管理制度的完善,“集采”后供药商药品利润空间变小,给贺宪伟15%回扣后,药商几无利润可言。何某某一直想与贺宪伟商谈降低回扣比例,但每次见面贺宪伟都不说话,收钱后立马离去,前后不到十几秒。

经纪检监察机关调查,贺宪伟在任医院院长期间收受药品回扣、违规干预医院改扩建工程等,总计收受好处费370多万元。

随着对医疗领域腐败行为的查处力度不断加大,医疗领域利益输送逐渐隐蔽化,行贿、受贿双方的手段花样翻新。例如云南省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原副院长马林昆,甘于被“围猎”,对不法药商的前呼后拥、阿谀奉承享受至极,利用手中职权,拿医疗设备、药品、耗材采购准入资格作为筹码,长期与不法药商结成利益同盟,寻找中间人作为“防火墙”,充当“影子股东”,内外勾结大肆受贿,大搞“期权腐败”。

国家卫健委今年5月印发的《2023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工作要点》提到,重点是各级各类行业组织或学(协)会在工作或推进业务主管部门委托事项过程中的不正之风问题,尤其是以“捐赠”、学术活动、举办或参加会议等名义变相摊派,为非法输送利益提供平台,违规接受捐赠资助等问题。一些滥用的医药学术会议实际上是通过金钱输送或者人脉联系,对入院、药事会、临床处方产生诸多影响。

近期广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了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广州市玥达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向原广东省某医院人员支付“会诊费”3.5万元好处费,构成商业贿赂行为,广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责令广州市玥达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立即整改其违法行为,予以没收违法所得288余万元(在该院销售收入扣除已缴纳增值税、所得税等税费后的所得利润),并处罚款215万元,合计503余万元。

记者检索发现,2022年11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通报了5起反不正当竞争专项执法行动典型案例,其中2起是发生在医疗卫生行业的以科研赞助、支付回扣形式进行的商业贿赂事件。

本文来源:https://www.kucaijing.com/articles/70669.html

标签组:[反腐倡廉] [医药反腐

相关APP下载

扩展阅读文章

热门话题

社会推荐文章

社会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