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丰药房的25亿可转债被叫停 旗下药店违规使用医保基金

发布时间:2023-08-20 发表于话题:医药股 点击:386 当前位置:酷财经网 > 财经 > 益丰药房的25亿可转债被叫停 旗下药店违规使用医保基金 手机阅读

打开益丰大药房的官网,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热烈庆祝益丰大药房全国门店突破10000家”的好消息,铺满整个页面。

原本以为,开够1万家连锁门店就是益丰药房实控人高毅的最终目标,可是去年底已经有10268家门店的他还是不满意,今年5月再次掷地有声地宣布了2023年扩张计划:“投资32.8亿元新增3500家门店!且2000家必须是直营的。”

然而,该公司官网显示,到今年一季度末,益丰大药房门店数量为10865家,这跟新目标比显然还有段距离。

然而,就在8月初,益丰药房25.47亿元可转债被暂停,理由是旗下连锁药店违规使用医保基金7.8万元,内控需要整顿。

这意味着,“常德首富”高毅今年的门店扩张计划要落空。

此次25.47亿元可转债有多重要?公告显示,此次募资计划用于新建连锁药店、医药分拣加工中心及医药库房建设、益丰数字化平台升级、补充流动资金,分别拟投入12.85亿元、4.32亿元、8064.2万元、7.5亿元。其中,用于新建连锁药店的投资额约占募集资金的一半。据悉,该项目总投资金额为20.15亿元,拟在湖南、上海、江苏、江西、湖北、广东、河北、浙江、天津九省市合计新建连锁门店3900家。

55岁的高毅能不心焦吗?截至2022年底,“四大民营连锁药房”中,大参林门店量为10045家,老百姓为10783家,益丰药房虽然也破万了,但是前有虎狼,后有追兵,一心堂门店已经到了9206家,门店量位居第二的益丰当然着急,也许稍不留神,就会被超越。

值得注意的是,同是连锁药店四巨头之一的大参林目前也在等待定增审核。7月21日和8月9日,大参林两次发布提示性公告称,已经按照上交所要求,对再融资落实函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答复和公示。8月16日,大参林再次发布提示公告,公司定增计划需获得中国证监会的最终同意,尚存不确定性。

记者注意到,上交所对大参林的审核问题中,并不存在违规使用医保资金的问题,更多侧重于会计估计变更对利润的影响,公司门店扩张速度与公司规模、市场需求增长的匹配性等问题。据悉,大参林募资规模不超过30.25亿元,这笔定增资金主要用于门店扩张,未来3年,大参林拟通过募资在多省市投资开设3600家医药连锁门店,并改造升级900家医药零售老旧门店。

此外,老百姓药房2023年计划新增3000家门店。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一心堂门店数量也达到了9344家,按照其全年计划拓展1900家门店的打算,破万并不难。如果益丰药房25.47亿元可转债资金拿不到,掉队是必然的结果。

违规使用医保基金登黑榜

为什么高毅的扩张步伐被按了暂停键?根据上交所8月3日公告,要求益丰药房说明“湖南省湘西州益丰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吉首人民北路分店违法违规使用医保基金案”是否构成发行人重大违法行为。

这一事件可追溯到2021年,湖南省湘西州医疗保障局在日常检查中发现,益丰药房吉首人民北路分店在2021年1月1日至4月30日期间,部分药品无销售记录、无库存,却在医保系统实际报销金额7.68万元,存在药品费用结算违规的问题。依据《医疗保障基金使用监督管理条例》,目前损失的7.68万元医保基金已全部追回,行政罚款7.68万元已全部上缴。而该违规案件被国家医保局于今年3月30日重点曝光,成为“零售药店十大违法违规使用医保基金典型案例”之一。

这并不是益丰第一次被罚。今年3月,上海益丰药房三林路店、人民路店、德平路店分别被罚款58.85万元、32.76万元、26.84万元,合计金额高达120万元,涉及骗取医保基金等违法违规行为。

益丰发布的募资说明书还显示,2020年至2022年间,公司共收到33项单笔处罚金额不低于5万元的行政处罚,但均不属于重大违法行为。处罚事由有很多种:有药品未按要求陈列、发布处方药广告、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开展诊疗活动、商品促销过程中价格管理不规范、销售尚未取得备案证的医疗器械、药店经营管理不规范等多个方面。

由于公司受到行政处罚较多,上交所要求益丰药房说明对子公司、所属门店内部控制是否存在重大缺陷,是否符合“内部控制制度健全且有效执行”的要求。

高速扩张是把双刃剑

频频受到行政处罚的背后,是益丰药房快速扩张导致内控管理跟不上的窘境。虽然“跑马圈地”似乎成了四大民营连锁药店的“必修课”,但企业激进扩张的战略目标,总离不开创始人的意愿。

1996年,当28岁的高毅怀揣借来的10万元启动资金杀入一家乡镇药品批发站时,他也没预料到自己会在2015年以45亿元财富首次跻身富豪榜,成为湖南常德首富。2023年3月23日,高毅又以120亿元财富上榜胡润全球富豪榜。

从2001年高毅在湖南常德市区开张第一家平价药品超市开始,益丰大药房就走上了并购之路。2002年收购母公司鼎城药材公司,并组建湖南德源医药有限公司,这段“子并母”创举成了常德医药界的佳话,德源医药也成为湖南北部地区最大的医药批发公司。

得益于资本加持,2015年2月,益丰药房成功在上交所上市,从此之后,这家企业就走上了门店扩张之路,主要通过“新开+并购+加盟”三种方式,在数量扩张的同时,也注重全国市场的布局。

2016年起,益丰实施“三年千店自建”计划和同期等量并购计划,并成功新进广东、河北和北京等市场。2016年出资1.01亿元收购韶关乡亲药房连锁有限公司旗下51家门店,借此进入广东市场;2018年收购河北新兴大药房,切入华北市场。

扩店步伐加大,公司经营业绩也连续8年稳定增长。2015年至2021年间,集团营业收入由原先的28.46亿元涨到了153.26亿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32.4%;归母净利润自2015年的1.76亿元增至2021年的8.88亿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31%。2022年业绩更是锦上添花,营收198.86亿元,净利润为14.27亿元,同比都出现大幅增长。

扩张加速的同时,益丰药房高负债率和商誉风险也随之而来。2017年-2019年,益丰大药房的资产负债率仅为33.5%、47%和48.68%。2020年成为了分水岭,其资产负债率始终维持在55%左右的高位。

同样持续上升的还有商誉。2020年-2022年,益丰药房商誉分别为33.38亿元、37.18亿元、41.88亿元,而2023年第一季度,其商誉已经高达43.47亿元,占净资产比例为45.16%,风险不断逼近。

其实,益丰的门店扩张计划近年来也深深依赖于市场融资。2016年益丰药房就实际募资13.3亿元用于收购苏州粤海的股权和新建门店;2018年增发5.99亿元股份用于收购新兴药房37.35%的股份;2020年还发行了15.8亿元的可转债,主要用于新建门店及老店升级等项目。

可是,高毅根本停不下来,他知道,收购是门店数量能急剧增加的重要途径。比如,为了打进华北市场,2018年6月,益丰药房斥资13.84亿元收购石家庄新兴药房连锁有限公司86.31%的股份,借此,益丰药房一脚踏进河北和北京市场。这是当时行业内最大规模的并购案,益丰药房通过收购直接获得460多家直营门店。

疫情期间,益丰药房也没停止扩张,其门店总数量从2020年的5991家增长到2022年末的10268家(含加盟店1962家),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30.92%,正式迈入万店时代。2020年,益丰药房市值首次突破500亿元。

高毅的庞大药店网络还意图覆盖更多省份,可是医疗体系反腐风暴下,药房还是门好生意吗?

据中康产业研究院预测,零售药房前景可期。本次医疗反腐仿佛并未波及到药店,若无重大政策变化,到2030年,社会药房在药品渠道份额中的占比将从目前的27%提高到34%;若国家积极推进医药分业,逐渐取消医院门诊药房,释放出来的门诊用药需求由基层医疗和药店承接,药店渠道的市场份额预期最高可提升至45%。

本文来源:https://www.kucaijing.com/articles/70921.html

标签组:[医药股] [中国药店] [连锁药店

相关APP下载

扩展阅读文章

热门话题

财经推荐文章

财经热门文章